www.rg6899.net | www.rg6899.com翋域

盄ㄩ0063-23041688 | 芘詨蚘眊ㄩsunbet.cs@gmail.com | 羲誧測燴嫘豢磁釬盄ㄩ0063-23041688

扢峈忑珜| 樓輮梐

蠟絞ヶ腔弇离ㄩ滇莉  >  

www.rg6899.com:芶笢栝抎暮揭換湛悝炾姘詢苺佷砑淉笥馱釬頗祜儕朸

▽奀潔ㄩ2018-4-24 11:10:23▼▽懂埭ㄩ眅誠陔恓▼▽晤憮ㄩ鍊躂ロ扆▼

▲埻梓枙ㄩ苤鳴党藻迖掖昄坅掩陸虷 坋爛綴傖ч爛釬模(芞)◎

www.rg6899.com


    www.rg6899.com黃仲鳴方今報業式微是不爭的事實。近讀日人土屋禮子所著《大眾報紙的起源--明治時期的小報研究》(楊珍珍譯,北京大學出版社,2015年),在〈譯者序〉中知道日本的報業並沒想像中差:「在人們感嘆報紙沒落的當今,日本全國性大報的發行量仍然達到近2,403萬份,其中《讀賣新聞》為926萬份,《朝日新聞》710多萬份(2014年下半年,6月至12月,資料來自日本ABC協會)。」這是三年多四年前的資料,未知現今如何。但我相信,要跌也不會跌得一落千丈。日本是個閱讀興盛的國家,「早飯前讀早報,晚飯後讀晚報,仍然是很多日本人的生活常態,甚至有很多人為了獲取不同報紙對同一事件的不同觀點而同時訂閱數種報紙」。這現象在一九五零年後,與香港社會沒什麼大分別。香港報業發達,早已為學界公認。日報,天光出版;晚報在中午、下午二點、三點、四點分別有報出版;一九六零年代更盛行夜報,即中午或午前已出版,讀者人數龐大。無他,當年資訊缺乏,市民所需的消息,市民所需的精神食糧,多由報紙獲得。早起購報,中午休息購午報,下午放工買晚報,這就是當年香港人的生活常態。土屋禮子將小報說為「大眾報紙」,其理是:「大眾報紙這一稱呼有不涉政論、以報道與娛樂為中心的報道型報紙及娛樂報紙的含義,進而發展成充斥荍C級的煽動性內容的通俗報紙的含義,並具備了為獲取利益而產生的資本主義商品的商業報紙的含義。最終,大眾報紙被定位為擁有數百萬的發行量及大量讀者的大規模報紙。」是否擁有數百萬份的銷量,那還要看什麼報紙。以香港為例,一般的小報,除非改變編輯方針、內容、經營策略,否則很難成為大報、質報,證之《明報》當初為小報,後來迭經改造,和時勢的變化,那才成為一份所謂質報。土屋禮子有所謂「大報」和「小報」的比較,最突出的是小報沒有社論、政論,大報沒有小說。可笑的是,大報沒有報童沿街叫賣,小報卻有,報童隨街高呼,甚至簡要地叫出新聞內容。香港的小報亦主「娛樂至上」,報道卻分為政海揭秘,如《探海燈》;情色如《骨子》;小說如《靈簫》;政黨辦的如《赤報》、《胡椒》;銀色新聞如《銀燈》、《明燈》;馬經如《虎眼》、《天皇馬經》等,比日本的小報更為多姿多彩。可惜,鮮有一份是長命的,多是「一雞死一雞鳴」,數也數不出究有多少份;圖書館也視之為「擤鼻涕紙巾」,認為沒有留傳下來的價值,不收藏。因此,若要研究香港小報史,一個字:難。土屋禮子這書,值得一看,雖然讀來有點「文化差異」,但當可明白日本報業為何那麼蓬勃;香港也蓬勃,兩者之間有何差異,讀後可以作一比較。94900窒勦諾с婜赻1953爛膘桴羲婜眕懂ㄛ堤伎俇傖奻啃蠶謫桵﹜栳捄﹜假悵窒勦睿ロ豻棒徹厘儂郪腔諾с窊妘悵梤ㄛ祥躺掩備婝峈※諾濂菴珨婜§ㄛ載岆掩備婝峈※濂笢菴珨婜§ㄛ掩諾濂絨巹忨軑※珨陑峈滄俴督昢腔疑諾с婜§腔棑備瘍ㄛ崠婓▲佸鮵梇芋楚飭漞鱉惆◎▲諾濂惆◎奻煦梗眕※毞狟菴珨婜§※濂笢菴珨婜§※諾濂菴珨婜§腔匢謠芛玴腎怢謠眈ㄛ奧й植1973爛眕懂ㄛ蟀哿45爛椑Ⅵ髡ㄛ絞眳拸壕華傖峈賸姥諾с妘斻腔悝炾埤欴睿艘ょ勤砓﹝厙釐假姿迖欐Ⅲ窄必蓖頛ヾI嗌撘僊劂饡寰溥╯疤讕蝧梩靿桵犯敻呁牲模厙釐假宦轅牮韥輔蝴捆怗疤靇戀觴脹△羶憤輛桯睿笭湮芼ぢㄛ扂弊淏植厙釐湮弊砃厙釐Ч弊闐輛﹝陔耦斑湮栥ㄛ膛ァ褫炷芊ㄖ@者:露西.強森譯者:鄭百雅出版:漫遊者文化東京只賣一本書的森岡書店,巴黎瑪黑區的文青朝聖地Merci,洛杉磯用腳踏車踩出冰淇淋的有機小店,墨西哥市現代主義的古早味乾貨店,柏林巴洛克風製帽工坊,倫敦宛如復古靜物畫的花藝店......本書挑選全球60家獨立特色店舖,訴說它們的創業與經營故事,解析它們如何打造具有影響力的消費體驗。長年研究全球消費趨勢與品牌策略的作者,以零售店經營十大關鍵搭配個案,探討每個店舖經營者必須思考的主題,更加上對優秀經營者、設計師和其他業界重要人物的訪問,由他們專業的洞見輔助理解。■整理:草草諾濂遜猁偌桽暫隅數赫ㄛ樟哿郪眽嗣倰桵儂※け碧硎翩情ㄐi文匯網訊】文|蕭雪樺日前發覺,網上有個「現代標準漢語與粵語對照資料庫」,在粵語與標準漢語對換時,若苦於難覓適當用語,不妨借助這個資料庫。這是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設立的,早在二零零一年就完成。我如今才知道,有點後知後覺。資料庫計劃從一九九九年開始,根據香港中小學生的作文和報刊文章,再查考各種粵語方言詞典,編製成這個資料庫,供學校和市民使用。參與的有多位教授和研究人員。資料庫的使用相當方便,可以直接輸入粵語詞或現代漢語詞作雙向檢索;要以粵語詞檢索,還可以利用拼音、部首、詞類索引。例如在詞類的「代詞」類,可以找到「一」、「乜野」、「人地」等等粵語詞。無論你說的是粵語還普通話,都可以借助它改善溝通、表達能力。不過,資料庫「敬請留意」:「……2001年完成,及後並沒有修訂和補充。」這給人一個「商業交易」的感覺,政府優質教育基金的資助用完了便「萬事大吉」,恕不「加場」。於是,粗疏難免。在曾子凡的《香港粵語慣用語研究》一書中看到一段有趣資料:粵語「八月十五」的語源。粵人在特定語境下聞說「八月十五」,自當別有領會,知道所指不是中秋,而是屁股。從「中秋」聯想到「月亮」,再聯想到「屁股」似乎是正常的思維路徑。據上書所引,有詞書說「屁股渾圓,似八月十五的月亮,故云」;有說「謔稱屁股蛋兒」;有說「八月十五是個圓滿的中秋節,就因為太圓滿,所以俗話將它代表屁股」。倒是《廣州方言詞典》解釋得對:「戲指屁股。八月十五吃碌柚,與『囉柚』音近,囉柚為(粵語)屁股俗稱。」粵人其實也單以一「囉」字指屁股。而在上述資料庫,輸入「屁股」,亦找到「屎2胐(忽)7」的粵語詞作對照。真有趣。「朏」字指的是「新月初現」,與「滿月」剛好相對,而都指屁股,粵人對於月亮的聯想不可思議耶而據也是中大的「粵語配音配詞字庫」,「朏」只讀「非」。所有語言都有一定的文化內涵,粵語源遠流長,自有豐富內容可以追尋。只是語源久遠而生活環境恆變,很多古僻用字和習語來源難免被遺忘。所幸是,近年廣東與香港不少學者和熱心於「撐粵語」的人都有所茪O,希望前人的智慧結晶得以籍此及時保存下來。用語還可以解釋一些民俗。舊時小孩生日會吃紅雞蛋,如今雞蛋不貴,紅雞蛋已罕見。為什麼要吃紅雞蛋據《廣州話方言詞典》,雞蛋有蛋黃,小孩吃了,希望有「有皇(黃)管」也。粵人素來山高皇帝遠,樂於「冇皇管」,但對於小孩,則希望有所管束。(香港大公文匯傳媒集團全媒體新聞中心供稿)責任編輯:慧


   猁姦灰擰忳夼刱悵盃鷅譚鶭晇葋ざ騛尤驉ㄩ銫迤閎劼蝠岆扂弊赻翋旃楷腔笢堈最陔倰箔旍儂﹝黃仲鳴方今報業式微是不爭的事實。近讀日人土屋禮子所著《大眾報紙的起源--明治時期的小報研究》(楊珍珍譯,北京大學出版社,2015年),在〈譯者序〉中知道日本的報業並沒想像中差:「在人們感嘆報紙沒落的當今,日本全國性大報的發行量仍然達到近2,403萬份,其中《讀賣新聞》為926萬份,《朝日新聞》710多萬份(2014年下半年,6月至12月,資料來自日本ABC協會)。」這是三年多四年前的資料,未知現今如何。但我相信,要跌也不會跌得一落千丈。日本是個閱讀興盛的國家,「早飯前讀早報,晚飯後讀晚報,仍然是很多日本人的生活常態,甚至有很多人為了獲取不同報紙對同一事件的不同觀點而同時訂閱數種報紙」。這現象在一九五零年後,與香港社會沒什麼大分別。香港報業發達,早已為學界公認。日報,天光出版;晚報在中午、下午二點、三點、四點分別有報出版;一九六零年代更盛行夜報,即中午或午前已出版,讀者人數龐大。無他,當年資訊缺乏,市民所需的消息,市民所需的精神食糧,多由報紙獲得。早起購報,中午休息購午報,下午放工買晚報,這就是當年香港人的生活常態。土屋禮子將小報說為「大眾報紙」,其理是:「大眾報紙這一稱呼有不涉政論、以報道與娛樂為中心的報道型報紙及娛樂報紙的含義,進而發展成充斥荍C級的煽動性內容的通俗報紙的含義,並具備了為獲取利益而產生的資本主義商品的商業報紙的含義。最終,大眾報紙被定位為擁有數百萬的發行量及大量讀者的大規模報紙。」是否擁有數百萬份的銷量,那還要看什麼報紙。以香港為例,一般的小報,除非改變編輯方針、內容、經營策略,否則很難成為大報、質報,證之《明報》當初為小報,後來迭經改造,和時勢的變化,那才成為一份所謂質報。土屋禮子有所謂「大報」和「小報」的比較,最突出的是小報沒有社論、政論,大報沒有小說。可笑的是,大報沒有報童沿街叫賣,小報卻有,報童隨街高呼,甚至簡要地叫出新聞內容。香港的小報亦主「娛樂至上」,報道卻分為政海揭秘,如《探海燈》;情色如《骨子》;小說如《靈簫》;政黨辦的如《赤報》、《胡椒》;銀色新聞如《銀燈》、《明燈》;馬經如《虎眼》、《天皇馬經》等,比日本的小報更為多姿多彩。可惜,鮮有一份是長命的,多是「一雞死一雞鳴」,數也數不出究有多少份;圖書館也視之為「擤鼻涕紙巾」,認為沒有留傳下來的價值,不收藏。因此,若要研究香港小報史,一個字:難。土屋禮子這書,值得一看,雖然讀來有點「文化差異」,但當可明白日本報業為何那麼蓬勃;香港也蓬勃,兩者之間有何差異,讀後可以作一比較。婓陔腔盪妢れ萸奻芢雄濂鏍睆珈貕楷桯ㄛ猁姻皝幙嗽韍紫陬騫挽霽騞宥韗界醙遹彷偎幙圖偷す陔奀測笢弊杻伎扦頗翋砱佷砑ㄛ嫗章邈妗炾輪すЧ濂佷砑睿濂鏍睆牁G塹蝓堍樞諴皆埳厭例鉻撱秘贏模桵謹极炵睿夔薯峈醴梓硌砃ㄛ芼堤恀枙絳砃ㄛ擄蝴桵謹笭萸ㄛ覂薯酕疑侐跺源醱ㄩ珨岆樓Ч桵謹竘鍰ㄛ旮覦參挍濂鏍睆牁G僱齣蝓堈佳遣邰嗌樠竺鞶甭蕃紊疝饕紮竁裗謑爰疑參濂勦膘扢睆牊模冪撳楷桯极炵﹝猁盓厥跪華⑹賦磁妗暱儅憤抻坰芢雄詢窐講楷桯腔芴噤﹝婓梪汒笢ㄛ陔絞恁腔弊模萵翋炟卼嶊刓砃測桶蠅懍鼓祡砩﹝忳堐窒勦湍覂絨睿佸騊齡媏苺癸蜈曾疙參聒滓郖ㄛ珨部輻⑹妗條栳褶婓漆奻姻窳嘀炕ㄥ嶽振資深評論員美英法聯軍近日以站不住腳的理由對敘利亞動武,特朗普、文翠珊和馬克龍等西方政客一反常態,將整日掛在嘴邊的自由、民主、人權拋至九霄雲外,他們視聯合國宗旨為無物、相關國際法為擺設的強盜行徑,不僅受到國際輿論的強烈譴責,其行動也再次證明西方政客並非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而是心靈骯髒齷齪的強盜。儘管他們爾後進行系列外交攻勢,呼籲「聯手推動政治解決敘利亞問題」,妄圖希望重新將自己塑造成國際領袖、人類救星,但都屬於枉然。美國說,策劃軍事打擊敘利亞的方案時,考慮了盡量減少對駐敘利亞俄羅斯軍隊的威脅。英國首相說,為化解敘利亞危機,最大希望是政治途徑。法國總統稱,聯合國應該團結一致,為「解決敘利亞的政治、化武和人道主義問題」尋找辦法。三國在軍事行動後起草一份草案,「呼籲」向敘利亞提供人道主義援助,在聯合國監督下實現停火。西方政客的言行證明,希望在軍事行動後找回對敘利亞危機的影響力。顯示他們對軍事襲擊不僅毫無反省之意,且將敘利亞的安全、自由、民主和人權視為兒戲。特朗普13日宣佈,已下令美軍聯合英法對敘利亞軍事設施進行「精準打擊」,以作為對敘東古塔地區發生「化學武器襲擊」的回應。這是特朗普任內第二次因疑似「化學襲擊」下令對敘進行軍事打擊。事實上,在軍事打擊前,國際禁化武組織調查專家已獲得敘利亞簽證,準備茪漡嚘疆化武襲擊事件展開調查。唯調查還沒推進,白宮就下令動武。2003年,美、英以薩達姆政權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為由,悍然發動伊拉克戰爭,事後證明,所謂「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子虛烏有。今天,西方政客故伎重施,在尚未調查清楚的情況下,再次動武,動機耐人尋味。國際專家認為,「化武只是一種借口」,美英法聯合動手是對敘利亞反對派受挫看不下去。幾年來,每當敘利亞反對派力量受挫時,美國就會大打出手。對敘利亞動手,說明美國不希望敘利亞和平,因為戰亂之下美國才可以方便撈到油水;動武還可以轉移國內視線,提高特朗普的支持率,為共和黨在中期選舉中加分。說穿了一切都是為了政客自身利益。針對美、英、法的行為,俄羅斯發表聲明說,美、英、法三國將為對敘利亞實施軍事打擊付出代價。特朗普曾經說過,他是反對伊拉克戰爭的,也曾經強烈反對前總統小布什入侵伊拉克。時至今天,特朗普照抄「舊橋」,顯示白宮內藏有一種發動戰爭的「傳染病」。正如加拿大社會學專家所言,世界上的所有人為災難,90%都與華盛頓有關。美國因為擁有龐大政治資源、超級軍事力量,將世界搞得很不安寧。

www.rg6899.com


   炾輪す桶尨ㄛ奻漆磁釬郪眽跪傖埜弊滅昢窒藷睿濂勦玸皝幙墊羌袡粗閎炬辣玵糗こ檣騍螢驕芴勦鍰絳頗祜儂秶ㄛ儅憤羲桯跪鍰郖誑瞳磁釬ㄛ杻梗岆湖婖賸※睿す妏韜§炵蹈濂岈栳炾﹜※睿す瘍褒§濂氈誹脹濂岈恅趙こ齪ㄛ峈峎誘華⑹假屋隅釬堤賸儅憤僚瓬﹝黃仲鳴方今報業式微是不爭的事實。近讀日人土屋禮子所著《大眾報紙的起源--明治時期的小報研究》(楊珍珍譯,北京大學出版社,2015年),在〈譯者序〉中知道日本的報業並沒想像中差:「在人們感嘆報紙沒落的當今,日本全國性大報的發行量仍然達到近2,403萬份,其中《讀賣新聞》為926萬份,《朝日新聞》710多萬份(2014年下半年,6月至12月,資料來自日本ABC協會)。」這是三年多四年前的資料,未知現今如何。但我相信,要跌也不會跌得一落千丈。日本是個閱讀興盛的國家,「早飯前讀早報,晚飯後讀晚報,仍然是很多日本人的生活常態,甚至有很多人為了獲取不同報紙對同一事件的不同觀點而同時訂閱數種報紙」。這現象在一九五零年後,與香港社會沒什麼大分別。香港報業發達,早已為學界公認。日報,天光出版;晚報在中午、下午二點、三點、四點分別有報出版;一九六零年代更盛行夜報,即中午或午前已出版,讀者人數龐大。無他,當年資訊缺乏,市民所需的消息,市民所需的精神食糧,多由報紙獲得。早起購報,中午休息購午報,下午放工買晚報,這就是當年香港人的生活常態。土屋禮子將小報說為「大眾報紙」,其理是:「大眾報紙這一稱呼有不涉政論、以報道與娛樂為中心的報道型報紙及娛樂報紙的含義,進而發展成充斥荍C級的煽動性內容的通俗報紙的含義,並具備了為獲取利益而產生的資本主義商品的商業報紙的含義。最終,大眾報紙被定位為擁有數百萬的發行量及大量讀者的大規模報紙。」是否擁有數百萬份的銷量,那還要看什麼報紙。以香港為例,一般的小報,除非改變編輯方針、內容、經營策略,否則很難成為大報、質報,證之《明報》當初為小報,後來迭經改造,和時勢的變化,那才成為一份所謂質報。土屋禮子有所謂「大報」和「小報」的比較,最突出的是小報沒有社論、政論,大報沒有小說。可笑的是,大報沒有報童沿街叫賣,小報卻有,報童隨街高呼,甚至簡要地叫出新聞內容。香港的小報亦主「娛樂至上」,報道卻分為政海揭秘,如《探海燈》;情色如《骨子》;小說如《靈簫》;政黨辦的如《赤報》、《胡椒》;銀色新聞如《銀燈》、《明燈》;馬經如《虎眼》、《天皇馬經》等,比日本的小報更為多姿多彩。可惜,鮮有一份是長命的,多是「一雞死一雞鳴」,數也數不出究有多少份;圖書館也視之為「擤鼻涕紙巾」,認為沒有留傳下來的價值,不收藏。因此,若要研究香港小報史,一個字:難。土屋禮子這書,值得一看,雖然讀來有點「文化差異」,但當可明白日本報業為何那麼蓬勃;香港也蓬勃,兩者之間有何差異,讀後可以作一比較。Www.cx189.net鷓撮扲繞菁ㄛ藝弊祥埰勍輪擒燭夤艘赻撩腔瑤譫ㄛ隸貌ь爝覂褐潑艘ㄛ隱狟賸蠍刵騰愬靺廘黨酸說ㄨ硎芧腔毞諾奻ㄛ荎倯轄尪細蠓碟ラ科絯硭閩﹝


   整理:草草現代版一千零一夜,余華獨有的「說故事時刻」。本書是余華十幾年來,走向國際,與世界文學接軌的經驗談。參加耶路撒冷國際文學節,談猶太人大屠殺與集中營故事;南非看世界盃足球賽,思考為什麼全世界的球迷為己方球隊助威時都用髒話罵對方球隊;到意大利為精神病患進行演講,談文學與愛情......余華用一個個故事,輕鬆卻深刻地呈現出有如他的小說一樣強大的震撼力,這宛如現代版的一千零一夜,是余華獨有的「說故事時刻」,平實卻動人。筍蚕衾牮⑹華郖杻俶ㄛ蜆侗鍔窒硌閨夥酗ぶ蚕珨靡漆濂笢蔚童峉疥棕喍鷁調窳腔※薊磁§﹝www.rg6899.com湮頗猁⑴ㄛ弊昢埏猁澄厥絨笢栝摩笢苀珨鍰絳ㄛ儕陑郪眽ㄛ笚躇窒扰ㄛ楛俇傖弊昢埏儂凳蜊賂恄鞢ㄘ虌ㄓs人「成長中的森林」本來是本山人在1980年代為中大校刊寫的一篇文章;記錄1984年1月14日,星期六,在馬臨校長的寓所「漢園」內設宴招待中大校友聯會第六屆代表、幹事、餐舞會籌委和歷任會長的。更使人喜出望外的,是創校校長李卓敏因剛從美國飛抵香港,便從機場直接來到「漢園」,兩小時後便趕去參加另一盛會﹗之後,各參加者在「漢園」遠眺中大雄偉的校園,聆聽馬校長講述中大近況和未來發展,今天想起來,這已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同時,又回想當初要籌辦這個中大校友聯會的歷史,是因為70年代中期,有些畢業同學因求職而參加了當時港英政府的政務官考試;當時只有港大和中大的「有學位人士」才可以參加的,所以政府也於每年政務官考試成績及結果寫成一個報告給予兩所大學。按本山人消息,港大只是巡例將這報告入檔了事,但中大由於是第一次收到這類報告,便隆而重之將該報告列入教務會會議內,並將該報告列為「密件」﹗當時中大新聞系為學生實習而辦了一份「沙田新聞」,一位外籍同學更將這「密件」內容公佈,引起很多社會言論﹗同時亦有很多中大校友也表示大學的目的是很崇高的,並不一定以出任政府高官為目的。於是,這些問題便納入為本山人當時擔任中大學生事務的工作範圍內(因當時中大亦未成立中大校友事務處)。由於當時中大校友人數也已不少;而本山人又剛好「榮任」崇基校友會主席,於是便聯繫「新亞」及「聯合」校友會各位老友,商量如何應付這個困局。結果決定除上述三大校友會外,再聯同研究院和教會學院的校友會成立一個「香港中文大學校友聯會」﹗負責推動整個中大的全體校友的聯絡和服務。長話短說,自從當日馬臨校長的「漢園」聚會以來,距今三十四年,相信中文大學校友的總數是以「萬」作為單位的了﹗回想三十多年前,崇基、新亞、聯合成員學院的畢業生,每年只得百餘人﹗但目前中大的畢業禮中,大學本科生的畢業生每年已超過三千五百人以上,而研究院中的碩士和博士畢業生也數以千計;教育學院的畢業生人數也不少。本科生與高級學位及教育文憑的每年畢業總人數已達八千或以上。所以,中大的校友,可稱遍及全球﹗特別是美國和加拿大更是遍地開花;差不多比較中一點的城市,都有中大校友出沒,如歐洲、澳洲、新西蘭也不少,內地也可以說是遍地開花;內地學生來港讀本科的也不少,而內地生來港讀博士學位的人數也很多。三十多年前,本山人預測︰假如每一處的地方的中大校友們也是一棵樹的話,中大這個校友的森林,實在已成為一個甚為可觀的大森林了﹗主編:陳國球出版:商務印書館(香港)正如《香港文學大系1919-1949》〈總序〉所說︰「我們期望這十二卷《香港文學大系1919-1949》能夠展示『香港文學』的繁富多姿。我們更盼望時間會證明,十二卷《大系》中的『香港文學』,並沒有遠離香港,而且繼續與這塊土地上生活的人對話。」現在我們再集錄各卷的編後感言以及四方朋友的讀後反應,正是所期待的對話延伸;「文學香港」的存在,正有賴多方的參照,不斷的對話。時日推移,或許山河有異,總是風景不殊。■整理:草草笢僕笢栝軞抎暮﹜弊模翋炟﹜笢栝濂巹翋炟炾輪す蕾撈釬堤笭猁硌尨ㄛ猁⑴俋蝠窒摯扂弊蚺陳妏奩猁蕾撈粒÷鉸訇寋玫輮岡疣音鰴耆弝邿媟衛磃姦肉鷅蟾繒妠池竁尤驉ㄔD編:陳國球出版:商務印書館(香港)正如《香港文學大系1919-1949》〈總序〉所說︰「我們期望這十二卷《香港文學大系1919-1949》能夠展示『香港文學』的繁富多姿。我們更盼望時間會證明,十二卷《大系》中的『香港文學』,並沒有遠離香港,而且繼續與這塊土地上生活的人對話。」現在我們再集錄各卷的編後感言以及四方朋友的讀後反應,正是所期待的對話延伸;「文學香港」的存在,正有賴多方的參照,不斷的對話。時日推移,或許山河有異,總是風景不殊。■整理:草草涴欴腔部劓ㄛ扂蠅侔崠眈妎ㄛ1937爛腔奻漆鳶陬桴ㄛ剿族紹圊笢ㄛ珨跺衿苤腔茪嫁婓蘿鳶笢拸翑豭ゥ﹝桲迼佽ㄩ※笢弊婓諾毞滅怹奻腔船擒ㄛ剒猁扂蠅涴測侒永眵馳疥疰閨釔縳价閨繡牷


   絞涴珨恁撼賦彆哫票奀ㄛ奕§炤4鶶卅掉靿轄腔梪汒﹝眈陓婓邧源僕肮贗薯狟ㄛ笢塘壽炵珨隅頗祥剿△譜糧伄ㄛ戀腎陔詢瑕﹝朱文興趵突騰空天下奇,其實五龍潭的清雅幽靜深碧靈動,何嘗不是一種天下奇觀呢?五龍潭及依泉潭而建的公園,有獨特的風韻。她雖沒有趵突騰空的壯觀場面,也沒有黑虎嘯月的磅礡氣勢,但主泉池南北長七十米,東西寬三十多米,比趵突泉、黑虎泉的泉池大得多也深得多,水質也是最純淨的,因而早在北魏時期,著名地理學家酈道元就在《水經注》中稱之為「淨池」。初春的一天早晨,我徑直來到「淨池」邊,第一縷春風徐徐撲來,吹皺一池春水,水面上蕩起輕輕漣漪,微波細瀾中,倒映茯K色第一枝--剛剛吐翠的垂柳,柳枝搖曳,輕煙淡霧,薄薄的晨霧,在溫柔碧藍的水面上輕輕地升騰,猶如妙齡姑娘身披的白紗,為五龍潭增添了幾分神秘,幾多溫柔。我忍不住坐了下來,細觀泉潭,純淨剔透、清寂靜美,宛如明鏡一般,清晰地映出藍藍的天,白白的雲,翠嫩的柳。柔情似水,蒸騰出幾多夢幻和迷離,令人神往遐思。我情不自禁地吟誦起當代著名詩人孔孚在《泉邊》中的詩句:「掬一捧泉水,洗一洗眼睛,心也綠了!」沿蚍磌銂漱p道信步,南岸,裊裊娜娜的春柳;東岸,透、瘦、漏、皺的太湖石假山;北岸西頭,田園般的小河和小石橋;西岸,渾樸風情的亭台樓閣;嫩綠的草坪,青翠的竹林,金黃的迎春花,一一呈現。慢慢走,彷彿在月宮裡散步;細細品,光陰裡的故事傳說。自古以來,五龍潭流傳茬多神秘的傳說。傳說五龍潭的泉水之所以深不可測,是因為潭底的塌陷處有一個裂口,在一潭碧水中顯得詭秘而深邃,這眼老泉自古就沒有乾涸過,不管濟南遭受多麼嚴重的旱災,只要在此祈禱求雨,馬上靈驗,大雨如注,因而水位始終深不見底。北魏以前,大明湖就在今五龍潭以北一帶,五龍潭與大明湖是相連的。後來,滄海變桑田,五龍潭與大明湖分開,形成了一潭獨立的清泉。酈道元在《水經注》中記述,濼水「北為大明湖,西即大明寺,寺東、北兩面側湖,此水便成淨池也。池上有客亭。」元代歷史地理學家、方志編纂家、文學家于欽在《齊乘》中寫道,「《水經注》濼水北為大明湖,西有大明寺,水成淨池,池上有客亭,即北渚也,今名五龍潭。」于欽記述的淨池上的客亭,就是當年杜甫與李北海宴集後寫下「海右此亭古,濟南名士多」的那個歷下亭,而那時的大明湖歷下亭,就在五龍潭北邊。這一帶早在北魏時期就已風景如畫,《水經注》中曾描述:「左右楸桐負日,俯仰目對魚鳥,極水木明瑟,可謂濠梁之性,物我無違矣。」只是在北魏之時,這一帶還不叫五龍潭。五龍潭之名的出現,是因為元代在潭邊建廟,內塑五方龍神。所謂五方龍神,就是陰陽五行風水學上指的東西南北中、青赤黑白黃五方土地之龍神,掌管茪迨飺s脈,五龍潭從此才得名。後來,歲月的風霜,使廟宇不復存在,但五龍潭這名,卻流傳了下來。《歷乘》即歷城縣志的最早編纂者、明代歷城著名文人劉敕,曾在《五龍潭》一詩中以傳神的筆觸描寫道,「傳是蛟龍宅,龍潛何處尋?壇中台殿古,門外石潭深。樹密雲常合,亭高日半陰;坐來水色淨,聊可空人心。」清代濟南詩人朱照在《錦秋老屋稿》曾記述,「古淨池,神潭,莫能穿其底。好事者建小廟於潭邊,塑五神像,乃曰五龍潭。小神者,龍神稱謂之詞,非小廟也。」五龍潭還有更為神秘的傳說。這裡曾是唐代開國名將、齊州歷城人秦瓊的府第。秦瓊跟隨唐太宗李世民南征北戰,屢建奇功,天下平定後,曾在五龍潭建秦瓊府,只是當時的五龍潭並無一潭泉水。貞觀十年,秦瓊去世後不久被封為胡國公,有一天,一夜暴雨,電閃雷鳴,大雨如注,有人見五條金龍閃現空中,隨即玉樓瓊宇塌陷,秦瓊府沉沒為淵,從此才有了五龍潭。元代濟南文學家張養浩在《復龍祥觀施田記》中寫道:「五龍潭,聞故老言,此唐胡國公秦瓊第遺址。一夕雷雨,潰而為淵。」有茪d年神秘傳說的五龍潭,集千種嬌媚、萬般風情於一身。公園內的二十六處名泉,個個嫵媚空靈,嬌柔多姿,有的如緞帶般的纏繞,有的似輕煙般的飄渺,或如碎石般飛濺,或似明鏡般的清幽。在五龍潭主泉池南岸向東,護城河畔,有一個不規則泉池,池中央的自然石上有個碗口粗細的泉眼,每到盛水季節,汩汩泉水自泉眼中騰空噴出,盤曲吐水,出露時的水狀如遠古時傳說中頭上生有雙角的虯龍,所以得名為虯溪泉。旁邊是月牙泉,初春的她已失去青春期的綽綽風姿。月牙泉要想生機勃發,大約在秋季。去年,地下水位達到二十九米時,我來到月牙泉前,泉水從蘑菇雲狀的山石中湧出,順勢疊瀑而下,形成水簾,如詩似畫,如夢似幻,溢淌出朦朧之美。五龍潭的美,不僅在於那些神秘的傳說,更在於深厚的文化底蘊。清代著名學者桂馥曾在泉邊建有潭西精舍,邀集各方文人雅士吟詩賦詞,成為芳華薈萃的文學百花園。建潭西精舍時,碰巧挖出了一眼新泉,汩汩噴湧,水勢甚佳,狀如冰壺,桂馥甚感幸運,大喜過望,大宴賓客,請眾人為該泉起名,來客都順茪C十二名泉的名字套路模式起名,有以泉的形狀命名的,有以泉的顏色起名的,有以泉的味道起名的,無論文人們如何挖空心思,都難落俗套,因而桂馥均不滿意。最終,別出心裁,親自起名為「七十三泉」,使人更易記憶。他還為此名賦詩一首:「名泉七十二,不數五龍潭。為勞算博士,籌添七十三。」桂馥還將附近天鏡泉的水引入其中,又建了一些亭台水榭,清泉繞屋穿廊,流入五龍潭,潭西精舍成了詩情畫意濃郁、激發詩人靈感的水景園。歲月的滄桑使潭西精舍不復存在,但在與它原址遙相對應的五龍潭公園南門東側,原東流水街105號中共山東地方執委會秘書處舊址,一座古式的二層磚石小樓,掩映在青松翠竹之中,成為傳承紅色文化的神聖園地。踏爛岆郩砱頗祜80笚爛﹝厙釐假室珨楷雄宥瞨皆捖妅肱欐〨探弊模假奏齣蝓堇鱹砥1960爛場ㄛ怹汜窒睿囀昢窒砃弊昢埏毀茬碩鰍腔①錶綴ㄛ奀庣昢埏萵軞燴潭贈抎酗炾笯悗覜善恀枙旆笭ㄛ蕾撈砃笢栝釬賸颯惆ㄛ甜偌桽笢栝窒扰ㄛ薹鍰笢栝碩鰍覃脤郪12靡肮祩善碩鰍吽酗賅瓮匯萸覃旃﹝陔貌扦控儔4堎23桮蝤釆м葥袙逽往模翋炟炾輪す23梊硜佸騑騠憀羶廒塘蹕佴俋酗嶺痲蹕痲﹝秪奀潔迵す荻隄兜頗睿隄紹兜頗欸羲腔奀潔笭詁ㄛ秪森ㄛ濂栳掩芢喧祫隄紹兜頗賦旰綴輛俴ㄛ栳炾厥哿腔奀潔誕汁縌鈺珩坫傻賸珨圉﹝


www.rg6899.com


   黃仲鳴方今報業式微是不爭的事實。近讀日人土屋禮子所著《大眾報紙的起源--明治時期的小報研究》(楊珍珍譯,北京大學出版社,2015年),在〈譯者序〉中知道日本的報業並沒想像中差:「在人們感嘆報紙沒落的當今,日本全國性大報的發行量仍然達到近2,403萬份,其中《讀賣新聞》為926萬份,《朝日新聞》710多萬份(2014年下半年,6月至12月,資料來自日本ABC協會)。」這是三年多四年前的資料,未知現今如何。但我相信,要跌也不會跌得一落千丈。日本是個閱讀興盛的國家,「早飯前讀早報,晚飯後讀晚報,仍然是很多日本人的生活常態,甚至有很多人為了獲取不同報紙對同一事件的不同觀點而同時訂閱數種報紙」。這現象在一九五零年後,與香港社會沒什麼大分別。香港報業發達,早已為學界公認。日報,天光出版;晚報在中午、下午二點、三點、四點分別有報出版;一九六零年代更盛行夜報,即中午或午前已出版,讀者人數龐大。無他,當年資訊缺乏,市民所需的消息,市民所需的精神食糧,多由報紙獲得。早起購報,中午休息購午報,下午放工買晚報,這就是當年香港人的生活常態。土屋禮子將小報說為「大眾報紙」,其理是:「大眾報紙這一稱呼有不涉政論、以報道與娛樂為中心的報道型報紙及娛樂報紙的含義,進而發展成充斥荍C級的煽動性內容的通俗報紙的含義,並具備了為獲取利益而產生的資本主義商品的商業報紙的含義。最終,大眾報紙被定位為擁有數百萬的發行量及大量讀者的大規模報紙。」是否擁有數百萬份的銷量,那還要看什麼報紙。以香港為例,一般的小報,除非改變編輯方針、內容、經營策略,否則很難成為大報、質報,證之《明報》當初為小報,後來迭經改造,和時勢的變化,那才成為一份所謂質報。土屋禮子有所謂「大報」和「小報」的比較,最突出的是小報沒有社論、政論,大報沒有小說。可笑的是,大報沒有報童沿街叫賣,小報卻有,報童隨街高呼,甚至簡要地叫出新聞內容。香港的小報亦主「娛樂至上」,報道卻分為政海揭秘,如《探海燈》;情色如《骨子》;小說如《靈簫》;政黨辦的如《赤報》、《胡椒》;銀色新聞如《銀燈》、《明燈》;馬經如《虎眼》、《天皇馬經》等,比日本的小報更為多姿多彩。可惜,鮮有一份是長命的,多是「一雞死一雞鳴」,數也數不出究有多少份;圖書館也視之為「擤鼻涕紙巾」,認為沒有留傳下來的價值,不收藏。因此,若要研究香港小報史,一個字:難。土屋禮子這書,值得一看,雖然讀來有點「文化差異」,但當可明白日本報業為何那麼蓬勃;香港也蓬勃,兩者之間有何差異,讀後可以作一比較。黃海振資深評論員美英法聯軍近日以站不住腳的理由對敘利亞動武,特朗普、文翠珊和馬克龍等西方政客一反常態,將整日掛在嘴邊的自由、民主、人權拋至九霄雲外,他們視聯合國宗旨為無物、相關國際法為擺設的強盜行徑,不僅受到國際輿論的強烈譴責,其行動也再次證明西方政客並非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而是心靈骯髒齷齪的強盜。儘管他們爾後進行系列外交攻勢,呼籲「聯手推動政治解決敘利亞問題」,妄圖希望重新將自己塑造成國際領袖、人類救星,但都屬於枉然。美國說,策劃軍事打擊敘利亞的方案時,考慮了盡量減少對駐敘利亞俄羅斯軍隊的威脅。英國首相說,為化解敘利亞危機,最大希望是政治途徑。法國總統稱,聯合國應該團結一致,為「解決敘利亞的政治、化武和人道主義問題」尋找辦法。三國在軍事行動後起草一份草案,「呼籲」向敘利亞提供人道主義援助,在聯合國監督下實現停火。西方政客的言行證明,希望在軍事行動後找回對敘利亞危機的影響力。顯示他們對軍事襲擊不僅毫無反省之意,且將敘利亞的安全、自由、民主和人權視為兒戲。特朗普13日宣佈,已下令美軍聯合英法對敘利亞軍事設施進行「精準打擊」,以作為對敘東古塔地區發生「化學武器襲擊」的回應。這是特朗普任內第二次因疑似「化學襲擊」下令對敘進行軍事打擊。事實上,在軍事打擊前,國際禁化武組織調查專家已獲得敘利亞簽證,準備茪漡嚘疆化武襲擊事件展開調查。唯調查還沒推進,白宮就下令動武。2003年,美、英以薩達姆政權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為由,悍然發動伊拉克戰爭,事後證明,所謂「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子虛烏有。今天,西方政客故伎重施,在尚未調查清楚的情況下,再次動武,動機耐人尋味。國際專家認為,「化武只是一種借口」,美英法聯合動手是對敘利亞反對派受挫看不下去。幾年來,每當敘利亞反對派力量受挫時,美國就會大打出手。對敘利亞動手,說明美國不希望敘利亞和平,因為戰亂之下美國才可以方便撈到油水;動武還可以轉移國內視線,提高特朗普的支持率,為共和黨在中期選舉中加分。說穿了一切都是為了政客自身利益。針對美、英、法的行為,俄羅斯發表聲明說,美、英、法三國將為對敘利亞實施軍事打擊付出代價。特朗普曾經說過,他是反對伊拉克戰爭的,也曾經強烈反對前總統小布什入侵伊拉克。時至今天,特朗普照抄「舊橋」,顯示白宮內藏有一種發動戰爭的「傳染病」。正如加拿大社會學專家所言,世界上的所有人為災難,90%都與華盛頓有關。美國因為擁有龐大政治資源、超級軍事力量,將世界搞得很不安寧。郭中行資深評論員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日前表示其發動的區議會選舉「風雲計劃」正在全面推行,他將舉辦區選培訓班,培訓新人到未有反對派人士開拓的選區參戰;他又透露,目前擁有最多「待開拓區」的是元朗及北區等偏遠區,目前第一班培訓班更已「爆滿」云云。戴耀廷的「風雲計劃」名稱改得煞有介事,但其實就是針對沒有反對派人士參選的選區,由戴耀廷招攬、培訓、指揮新人「空降」參選,務求爭取更多區議會議席,繼而增加反對派在選委會的力量,從而影響特首選舉。戴耀廷好像「發現新大陸」般指,現時區議會共有452個議席,當中300多個區已有反對派人士「插旗」,即是有百多個選區未有反對派人士參選,只要爭取到部分這些議席,反對派將可在區議會實力大增云云。區議會選舉有不少選區沒有反對派人士參選,並非什麼新發現,當中原因亦很清楚,就是反對派也知道贏不了、打不過,於是放棄參選。議席是政黨的生命線,如果這些選區是有機會勝出,反對派各黨派會放棄嗎?正是由於知道贏不了,或者是當區議員實力強橫、地區網絡穩固,又或是該選區的選民特點,令現有議員具有極大的優勢,等等。總之反對派是計算過才決定不派人參選,是經過理性的考量,不是戴耀廷般紙上談兵,看看資料就以為找到什麼新發現。搶奪反對派資源難獲支持戴耀廷說要招攬政治素人「空降」參選,為反對派開闢疆土,表面上此舉對反對派各黨派沒有什麼影響,應該會得到各黨派支持。這是只見樹木不見樹林的想法。相反,「風雲計劃」不但不會得到反對派政黨支持,而且注定失敗收場。首先,參選區議會需要大量資源,不只是4萬多元的選舉經費,更包括選前的一系列社區工作,要參選百多個選區,戴耀廷錢從何來?是戴耀廷個人資助或是由「政治素人」自己承擔,這恐怕都不切實際。戴耀廷很大可能是要向反對派支持者發起籌款,用作區選之用,這就與反對派存在利益衝突。反對派各黨都需要籌款參選,戴耀廷百多人的選舉經費由籌款而來,等於是與反對派政黨爭奪支持者捐款,直接損害他們利益,他們怎可能支持?再者,戴耀廷的「風雲計劃」針對強勢選區發動進攻,由一班烏合之群,加上一班紙上談兵之輩進行,根本沒有勝算可言。更重要的是,區選講的是細水長流的地區工作,只有實際為市民做事的參選人才有勝算,過去不少政治明星都在區選中鎩羽而歸,正說明區選並沒有僥倖,能夠連任多屆更沒有濫竽充數之人。戴耀廷以為招來一班「政治素人」、一些「本土派」在區內炒作政治議題,挑動政治對立,就可以贏得區選,是捉錯用神,等於將資源倒落海,失敗是理所當然。對戴耀廷來說,「風雲計劃」真正目的不是為反對派爭奪議席,而是為其個人培植親兵,建立自身的政治勢力,其人馬「空降」參選就算全軍覆沒,但也會在區內爭取到若干票源,這些參選人和票源便成為戴耀廷的政治籌碼,令他具有一定的政治實力,可以與反對派叫板。戴耀廷顯然是吸取了以往「無兵司令」的教訓,在違法「佔中」一役更被「雙學」鵲巢鳩佔,「風雲計劃」就是為他建立個人政治勢力而來。但戴耀廷的心思,反對派其他政黨會不知道嗎?他們會甘願讓出資源、讓出地盤,任由戴耀廷不斷擴大自己的勢力嗎?當然不可能。雖然他們表面不會反對,但肯定不會支持和配合,讓戴耀廷親兵在區選中被打得頭破血流。「風雲計劃」注定失敗,原因正在於此。跪撰湮岈湮蚰ㄛ扢蕾淉習睿撮扲訰戙督昢盄ㄛ膘蕾圉堎惆﹜梇併剸憛〥橦黭迂芋Ⅰ疻げ蔥慼1笮巷眷曀秶僅ㄛ脯脯揤妗孮峞5奏槽嘗忙畏楛ˉし朕倞匋央Ⅰ尤壧倞佴隉〨忍襋倞冼吽涴岆笢弊濂佽祴輕庰б牬衝腹ㄘ虌ㄓs人「成長中的森林」本來是本山人在1980年代為中大校刊寫的一篇文章;記錄1984年1月14日,星期六,在馬臨校長的寓所「漢園」內設宴招待中大校友聯會第六屆代表、幹事、餐舞會籌委和歷任會長的。更使人喜出望外的,是創校校長李卓敏因剛從美國飛抵香港,便從機場直接來到「漢園」,兩小時後便趕去參加另一盛會﹗之後,各參加者在「漢園」遠眺中大雄偉的校園,聆聽馬校長講述中大近況和未來發展,今天想起來,這已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同時,又回想當初要籌辦這個中大校友聯會的歷史,是因為70年代中期,有些畢業同學因求職而參加了當時港英政府的政務官考試;當時只有港大和中大的「有學位人士」才可以參加的,所以政府也於每年政務官考試成績及結果寫成一個報告給予兩所大學。按本山人消息,港大只是巡例將這報告入檔了事,但中大由於是第一次收到這類報告,便隆而重之將該報告列入教務會會議內,並將該報告列為「密件」﹗當時中大新聞系為學生實習而辦了一份「沙田新聞」,一位外籍同學更將這「密件」內容公佈,引起很多社會言論﹗同時亦有很多中大校友也表示大學的目的是很崇高的,並不一定以出任政府高官為目的。於是,這些問題便納入為本山人當時擔任中大學生事務的工作範圍內(因當時中大亦未成立中大校友事務處)。由於當時中大校友人數也已不少;而本山人又剛好「榮任」崇基校友會主席,於是便聯繫「新亞」及「聯合」校友會各位老友,商量如何應付這個困局。結果決定除上述三大校友會外,再聯同研究院和教會學院的校友會成立一個「香港中文大學校友聯會」﹗負責推動整個中大的全體校友的聯絡和服務。長話短說,自從當日馬臨校長的「漢園」聚會以來,距今三十四年,相信中文大學校友的總數是以「萬」作為單位的了﹗回想三十多年前,崇基、新亞、聯合成員學院的畢業生,每年只得百餘人﹗但目前中大的畢業禮中,大學本科生的畢業生每年已超過三千五百人以上,而研究院中的碩士和博士畢業生也數以千計;教育學院的畢業生人數也不少。本科生與高級學位及教育文憑的每年畢業總人數已達八千或以上。所以,中大的校友,可稱遍及全球﹗特別是美國和加拿大更是遍地開花;差不多比較中一點的城市,都有中大校友出沒,如歐洲、澳洲、新西蘭也不少,內地也可以說是遍地開花;內地學生來港讀本科的也不少,而內地生來港讀博士學位的人數也很多。三十多年前,本山人預測︰假如每一處的地方的中大校友們也是一棵樹的話,中大這個校友的森林,實在已成為一個甚為可觀的大森林了﹗媼岆樓Ч蜊賂斐陔ㄛ輛珨祭俇囡濂鏍睆牁G嘐樛し秶ㄛ樓辦芢輛挕ん蚾掘粒劃﹜弊滅褪撮傖彆蛌趙脹源醱蜊賂ㄛ湖籵淉習黑萸ㄛ沓硃秶僅瓣萸ㄛ蟀籵儂秶諉萸ㄛ祅蔥袧踸巡聜盃豱馧抾庋溫睿慾楷濂鏍睆牁G僱闡硭雄薯﹝笢弊澄隅軗睿す楷桯耋繚ㄛ畸俴滅郘俶弊滅淉習睿儅憤滅郘腔濂岈桵謹ㄛ涴岆澄隅祥痄腔﹝

   黃仲鳴方今報業式微是不爭的事實。近讀日人土屋禮子所著《大眾報紙的起源--明治時期的小報研究》(楊珍珍譯,北京大學出版社,2015年),在〈譯者序〉中知道日本的報業並沒想像中差:「在人們感嘆報紙沒落的當今,日本全國性大報的發行量仍然達到近2,403萬份,其中《讀賣新聞》為926萬份,《朝日新聞》710多萬份(2014年下半年,6月至12月,資料來自日本ABC協會)。」這是三年多四年前的資料,未知現今如何。但我相信,要跌也不會跌得一落千丈。日本是個閱讀興盛的國家,「早飯前讀早報,晚飯後讀晚報,仍然是很多日本人的生活常態,甚至有很多人為了獲取不同報紙對同一事件的不同觀點而同時訂閱數種報紙」。這現象在一九五零年後,與香港社會沒什麼大分別。香港報業發達,早已為學界公認。日報,天光出版;晚報在中午、下午二點、三點、四點分別有報出版;一九六零年代更盛行夜報,即中午或午前已出版,讀者人數龐大。無他,當年資訊缺乏,市民所需的消息,市民所需的精神食糧,多由報紙獲得。早起購報,中午休息購午報,下午放工買晚報,這就是當年香港人的生活常態。土屋禮子將小報說為「大眾報紙」,其理是:「大眾報紙這一稱呼有不涉政論、以報道與娛樂為中心的報道型報紙及娛樂報紙的含義,進而發展成充斥荍C級的煽動性內容的通俗報紙的含義,並具備了為獲取利益而產生的資本主義商品的商業報紙的含義。最終,大眾報紙被定位為擁有數百萬的發行量及大量讀者的大規模報紙。」是否擁有數百萬份的銷量,那還要看什麼報紙。以香港為例,一般的小報,除非改變編輯方針、內容、經營策略,否則很難成為大報、質報,證之《明報》當初為小報,後來迭經改造,和時勢的變化,那才成為一份所謂質報。土屋禮子有所謂「大報」和「小報」的比較,最突出的是小報沒有社論、政論,大報沒有小說。可笑的是,大報沒有報童沿街叫賣,小報卻有,報童隨街高呼,甚至簡要地叫出新聞內容。香港的小報亦主「娛樂至上」,報道卻分為政海揭秘,如《探海燈》;情色如《骨子》;小說如《靈簫》;政黨辦的如《赤報》、《胡椒》;銀色新聞如《銀燈》、《明燈》;馬經如《虎眼》、《天皇馬經》等,比日本的小報更為多姿多彩。可惜,鮮有一份是長命的,多是「一雞死一雞鳴」,數也數不出究有多少份;圖書館也視之為「擤鼻涕紙巾」,認為沒有留傳下來的價值,不收藏。因此,若要研究香港小報史,一個字:難。土屋禮子這書,值得一看,雖然讀來有點「文化差異」,但當可明白日本報業為何那麼蓬勃;香港也蓬勃,兩者之間有何差異,讀後可以作一比較。興 國大、丈、夫這三個字可以組成的詞語,用得較為多的應該是丈夫,其他像大夫和大丈夫就相對比較少用。女士還叫自己的另一半為丈夫的,如今也比較少聽聞了,說的不是先生就是老公的居多。至於丈夫在古代還有另外所指,恐怕知道的人就更少了。比如《管子》說的:「凡食鹽之數,一月:丈夫五升少半,婦人三升少半,嬰兒二升少半。」古代配給的食鹽,為什麼一月要減半?想來是天寒地凍,體力勞動減少了。而那個時代稱的丈夫,是古書說的:「男子二十而冠,冠而列丈夫。」又有古書說:「生丈夫二壺酒,一犬;生女兒二壺酒,一豚。」這裡的丈夫指的是男孩。可見丈夫自古至今是有三種身份的。丈夫其實還有一個意義。明代的劇作家來集之,著有三部曲的戲曲《秋風三疊》,其中第一部的《鐵氏女》有這樣的話:「父是丈夫,姊是奇女,妾豈奴流!」她父親是丈夫,怎麼可能是她的另一半?指的當然是《孟子》說的「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有志節的大丈夫了。現代人流行煲劇,在戲劇中看到大丈夫這三個字出現得最多的是日劇,但日本語的大丈夫卻一點丈夫的意涵也沒有。因為在日劇中,一個人如果不小心撞到另一個人,跟他道歉時,對方通常會答之以大丈夫三字,因為這在日語的解釋是不要緊或沒關係,有時在餐廳中女客人會回答服務員說大丈夫,那是答覆服務員詢問要不要來點什麼時而說的,意思等同「不用了」。至於大夫,長者大概都有記憶,小時候有什麼病痛的時候,家裡的長輩或者會說:去看看大夫吧。因為小時候稱為大夫的,就是指醫生,相信是根據宋朝以來設的醫官稱為大夫的沿襲吧。如今,相信只有遇上醫療糾紛時,才會想到要去找管理醫生的官員去投訴了。www.rg6899.com台灣青年作家楊富閔,日前來到澳門與文學愛好者分享自己的寫作起源。這位來自府城台灣的年輕人,用輕鬆、詼諧和幽默的方式告訴聽眾:自己的寫作起源來自和長輩的互動,以及曾經在家鄉經歷過的一次次民間禮俗,而這一切也在某種程度上開啟了他的本土寫作。■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徐全出自楊富閔手筆的小說《花甲男孩》,頗受讀者歡迎,也是近些年台灣新生代文學創作的標杆作之一,後來更被改編成電視劇《花甲男孩轉大人》。作為今次光華新聞文化中心舉辦的「台灣周」(年度主題為「吹台風」)活動中的一個重要環節,他來到澳門進行的文學分享更是他第一次在台灣以外的地方暢談自己的寫作故事。非常緊密鄉土人際楊富閔將這次分享定位成是「1987年出生的台灣人的知識養成」。他表示,其實過去他都不曉得該如何寫作,只是想和大家分享自己想說的事情。他自己18歲之前都在台南,生活在一個並不為人知的農業區:一個叫大內的地方。談及家庭,楊富閔表示自己出生在一個大家族,小時候以為自己住在世界中心,而非鄉下。最令他感觸深刻的,乃是非常緊密的鄉土人際聯繫,家的附近都是姓楊的居民。而居住的環境中,家附近有古厝,但是自己當時並不知道住在古蹟邊。論及兒時生活,他自小的生活並不無聊,直言那是一個「不能夠做壞事」的地方,因為看到小孩的頑皮,鄰居或親戚會向家長通風報信。而在學校中,一個班級裡邊一大半都是姓楊,老師也姓楊,鄉長也姓楊,一對族譜,會非常近。因此,這在楊富閔看來,自己生活的周遭都是親近的人,似乎有關係,但又似乎沒關係。古厝、朝天宮、小學,形成了楊富閔家鄉最熱鬧的街,他說台灣很多的老街都是如此。晚上,能夠非常安全地躺在路上看星星,因為根本不會有車進來。這在自己的腦中也形成了家鄉的一個空間概念。正是在這樣的鄉下,如果有了某一種品牌的便利商店,前去購物的人們如同通向了外太空。學校的畢業典禮會安排頒獎環節,但獎品數量比人還要多,人人都有禮品拿,如同熱鬧的尾牙。楊富閔的父母都是工人,沒有時間管自己,成長過程用他的話形容如同「放山雞」,沒有人管。有時家長簽名也是由自己代簽,但這也養成了自己對自己負責的習慣。父輩都是親戚,人與人的確很近。正是在這樣的環境中,在學校作文時,寫「我的家鄉」這樣的題材令楊富閔覺得很麻煩,也很無聊。因為家鄉其實很小,怎麼寫都一樣,而那時也不會去深入思索這樣的話題。但這麼多年來,他的寫作卻其實都是在回應「我的家鄉」這個題目。民間禮俗文學體驗楊富閔直言,自己的寫作中是較多生死,因為這和從小到大自己一直目送不少長輩離開有關。自家的古厝四周,自己大致知道鄰居家的位置,因此他自小一直專注觀察家鄉的喪事禮俗。每次葬禮,都會感覺失去了一個朋友;每次葬禮的嗩吶聲,都想知道誰離開了。這直接投射到楊富閔和自己祖母的互動中。他表示和祖母感情很好,祖母人生有自己的風格,大家經常在客廳中聊天。小學時,楊富閔學習吹奏直笛,祖母則在一旁睡覺,是非常有趣的場景。台南的葬禮會在自己家的住宅進行,在戶外搭一個棚子,夜晚的警報燈會閃亮。楊富閔很遠看到燈光時,就知道某一個同鄉離去了。他打趣說,自己通常會從花圈上的輓詞來猜測是誰離開了,進而判斷逝者的姓名、性別、年齡;或是從遺照等諸多訊息中拼湊逝者的形象和記憶。回到家,楊富閔再告訴祖母是誰離開了。因為祖母腳不是很好,所以多坐在家中,他就成為了那個說故事的人。在與祖母的談論中,大家都會為每一個生命的離去而驚恐哀傷,祖母也會感慨。這種互動次數非常多,也會出現更加意外的場景。他表示,自己有一次出門,又看到搭建的棚子,便猜測有人過世。回家告訴祖母之後,便出門補習。但補習歸來之後,祖母卻非常詫異地表示,那個原以為已經離去的那個人下午從自己家的門前走過。原來,是自己的逝者訊息傳遞錯了。楊富閔認為,這個例子說明,生活中的互動一定要講清楚,讓聽者能夠聽明白。這算是文學養成的一個面向,更加不能放棄深刻理解自己與周遭的人事物。同樣,楊富閔與曾祖母的互動也是一種值得回憶的文學體驗。他告訴聽眾,自己的曾祖母出生在民國前12年的清朝,具有強烈的時代縱深感。曾祖母在楊富閔看來是生命中的無價之寶,高壽的她在當地是百歲的人瑞。他曾經走入曾祖母的房間「尋寶」,發現她為身後準備的精緻壽衣。讓他倍感溫馨、每年給五百塊壓歲錢的曾祖母去世之後,楊富閔和自己的母親開始準備悼念用的訃文。在訃文中看到了不同的姓氏,看到了許多早過曾祖母離開的晚輩;也在其中看到了曾祖母一生的記錄。因為耗費了很多心力,訃文製作完成之後,自己面對這樣一份的「文本」,反而有了一絲成就感。正是這樣的訃文,觸發了文學的思考,因為是生命中活生生的故事。發掘身邊的小故事與楊富閔在講座中對談的澳門作家李展鵬,非常讚賞這種挖掘身邊小故事、書寫在地生活的文學思考。李展鵬在講座中說,「日常」在一些人的手上變成精彩的文學作品。他在教堂邊長大,20多歲前卻沒有問過教堂的歷史、周圍劇場的由來。再例如,今天的渡船街是沒有船的,但過去是海岸線,有造船廠。因為資料的殘缺,歷史沒有被好好整理出來讓大家知道。從這個意義上說,本土或地方志書寫和觀察身邊和本土文化元素非常重要。桵衭蠅飲橇腕ㄛ坻眕竻酗旯爺堤珋腔奀緊ㄛ軞岆衄萸※啪耋§﹝主編:陳國球出版:商務印書館(香港)正如《香港文學大系1919-1949》〈總序〉所說︰「我們期望這十二卷《香港文學大系1919-1949》能夠展示『香港文學』的繁富多姿。我們更盼望時間會證明,十二卷《大系》中的『香港文學』,並沒有遠離香港,而且繼續與這塊土地上生活的人對話。」現在我們再集錄各卷的編後感言以及四方朋友的讀後反應,正是所期待的對話延伸;「文學香港」的存在,正有賴多方的參照,不斷的對話。時日推移,或許山河有異,總是風景不殊。■整理:草草ь隴ㄛ岆笢弊佷濘皞虭乖僱齡寋糾欳荂ぱぱ籵籵珨跺瑤諾條窒勦腔價脯鳴妘悵梤等弇ㄛ器鄘疣45爛蕾髡ˋ涴珨鍔咂癪麚ぢ獢Ⅵ者噙閡捄饑棴姘熐滂藰捩й遘鹺鬈陛D遘鶳瞍ㄒ ̄瘨婭瑳謘假遛厊嗐窸伂饑恄鞢悵畋蠅噶器岆崋繫酕善腔ˋ輒覂喟噹眳①迵疶鼻眳恀ㄛヶ僇奀潔賦磁狟窒勦覃旃蚳最軗溼蜆窒勦諾с婜ㄛ妗華覜忳※摩极髡頃§腔す歇馱釬迵梜汜魂ㄛ甜迵蜆窒勦衄壽刱探棝戊厄腹ㄐ敔邿婥侉諒儦仇怜儦封眚黰恮轃帡佽﹝陔奀測ㄛ佸髜ˇ屨祭Ч濂淏都ㄛ陳岍賜珨霜濂勦闐輛ㄛ堋逌弊梑禛侕╯牯ˇ梑磈艘鞶﹍佸髜ˇㄛ69笚爛辦氈ㄐ


*掛厙桴衄壽囀楈肴尌埏牁侍魙麾畏蝜蠟玴臥肴媊硜晸硊蜂侐腔例璉
③蠟懂陓懂萇(0063-23041688)汒隴ㄛ掛厙桴蔚婓彶善陓洘瞄妗綴24苤奀囀刉壺眈壽囀搳


珜醱髡夔ㄩ▽湖荂▼▽壽敕
  • 厙ぜ
  • 陲茠
  • 扦頗
  • 厙繚蚔牁
郔詢楊ㄩ痐擂祥逋偶璃偌疶郫植拸埻寀 甡楊釬拸郫瓚樵

酗蔬拶綬僇準楊粒仱覃脤ㄩ暮氪匯忐聒粒蔬仱隴醴桲筐

  • 笢弊眅誠﹜怢俜華⑹萼澈党悝蚔諦踏爛眒閉ロ
  • 慇嫌梆庈匙栫瓮諒郤擁笢苤悝諒呇訧跡炩侍併
  • 怮栠傑扠痔夥源厙扠痔怮栠傑羲誧
  • 毞踩扦頗郪眽湛3.13勀跺 羲桯隅ぶ睿祥隅ぶ喲脤
  • 1.8砬啋訧踢善弇 嫘昹眕湮杅擂芢雄芩檣袾懍窶
  • 葩魂誹樑ぶ忑掁狡敉褖褓佼"撥惇"旮詀俜諳偉
  • 笢弊暮衪ぜ蔣域鼠弅憩※謗蔣§ぜ恁域楊嫘滓涽⑴砩獗
  • 栠嫖婓盄扠痔淏厙
  • Sandstorm blankets Northwest China's Ningxia

    朻埲埲薹姘侅馧巹頗硒楊潰脤郪懂塢硒楊潰脤

  • 蟀堁誠庈楷珋珨揭嘉贏 恅悵窒藷淏婓Ш寰俶阼橢
  • 貤淏汒頗獗埣鰍萵軞燴潭俋酗毓す隴 Ч覃誑瞳磁釬
  • 栠嫖婓盄蚔牁怮栠傑扠痔軓氈傑
  • 噱雌酗橾ㄩ悝痰党俴剕撿掘跺跦掛猁⑴ 啟輔遛
  • 2017爛姘蚔蚞夢濂 碩控苤蔚燠梨賞晡踢
  • 扠痔sunbet夥厙怮栠傑扠痔
  • ▲陳吤眳藏◎ㄩ珨衡昒蚻珨跺fans 2017陳吤躅攝窪眳俴

    湖ぢ準疻換創"笝旯秶" 換創曹怀悛峈婖悛

  • 妀昢窒ㄩ3堎勤俋眻諉芘訧71.1砬藝啋 肮掀蔥30.1%
  • 笢栝佸髀蓂扔褎2017爛笢弊こ齪摩賦俴雄癒笭撼俴
  • www.11sblive.com栠嫖婓盄腎翻
  • 韁夢ヶ嗣杻蟹肅湮匙惇旍湮蔚忳夼 帤痐妗岆瘁謁炷
  • 菗輿欄噫笢峈睡猁薯穻佴褪嶺爵 珨逄耋ぢ勦囀壽炵
  • www.88kcd.com剴陓婓盄
  • 誚旮誠籵笚媼閥葩堍俴 痔粗嘖猁傖儂凳陔唾ˋ

    [栦ロ譚閜釋祫蹋鉐禛蜣捲 ▲景蝙寰祩隴◎冪萎婬哿]

  • 毓梨梨掩惇輒婕 隙茼備ㄩ馱釬齬善隴爛ㄛ羶衄奀潔
  • 荂羸ㄩ奻漆ず質栥刓旮阨誠囥桯惕蛹 悵厥弊暱珨霜...
  • 滑薺梅怮栠傑Www.cx189.net
  • 控漆ㄩ婓汜雄妗犛笢鑠郤陔雄薯阹桯陔諾潔慾楷陔雄薯
  • 疏尪嗨鎮嶺侂珨荎爵肂③ 樓鏽湮兜堍恁忒嗤夢
  • www.8897777.net扠痔怮栠傑
  • 冪撳蚳模ょ擄涳笙湮 擄蝴笢弊冪撳鼎跤耜蜊賂

    橾鼠堤寢羶壽炵ˋ笢絢藝樁ㄩ參扂溫菴珨弇憩俴

  • 笢韁唳釆羔撟傱縼倢硐憀諒笱鱧黰釆羔撟傱簆舜笴...
  • 箝湮郔陔笙惆軞訧莉1.35勀砬 踏爛种忮醴梓4500砬
  • 怮栠傑扠痔扠痔sunbet夥厙
  • 湮傑庈覃脤囮珛薹腴衾5% 秶婖珛蚚馱隴珆隙轡
  • ▲啞繒埻◎栦薳迻惇栳撮 ※蠍忴§栳秠埻奻橾笢瓟
  • 吤假饑夥厙羲誧滑薺梅怮栠傑扠痔
  • COPYRIGHT 2008-2016 www.rg6899.net www.nigel-lo.com & BZ.NEWSSC.ORG INCORPORATED. ALL RGIGHTS RESERVED. 抁ICP掘09013195瘍-1
    厙奻換畦弝泭誹醴勍褫痐 晤瘍ㄩ2304882楷痐儂壽ㄩ弊模嫘畦萇荌萇弝軞擁 冪茠勍褫痐晤瘍ㄩ捶B2-201000274
    膘祜妏蚚IE8.0唳掛眕奻銡擬ん摯1400*900眕奻煦望薹銡擬掛桴